格林纳达沦陷记——西欧最一个穆斯林王国的灭亡

萨阿拉要塞地处边境交通枢纽,修筑在高山之巅,上方是巍峨的城堡,下方是万丈深渊。城堡只有一个向西的城门,城门有众多塔楼拱卫,进入城堡的唯一一条道路崎岖不平像断裂的楼梯一般凶险,。面对这样一座固若金汤的城堡,哪怕是1453年攻破君士坦丁堡城墙的奥斯曼大军复活也别妄想迅速攻下城池。

然而萨阿拉要塞的石头工事完美无缺也不代表她不存在缺陷和漏洞。这里的西班牙守军因为常年的和平变得软弱和松懈。哈桑和他的军队潜伏在山下数昼夜,终于在一个暴风雨的夜晚里发动了进攻。此时正值夜深人静,不仅城里的市民在淅淅沥沥的雨声中酣睡,城墙上的西班牙守军亦离开岗位躲避暴风雨。

头缠头巾,手持弯刀的摩尔战士在哈桑国王指挥下安全地用云梯登上城墙,旋即冲进要塞和城镇大开杀戮。从睡梦中惊醒的西班牙守军猝不及防,被早有准备的穆斯林砍得人仰马翻。一些西班牙士兵在黑夜中手执火烛点燃火绳枪射击反而暴露了自己的位置,凡是有火光的地方就能看见弯刀挥动的寒光,任何胆敢反抗的守军都死在白刃下。萨阿拉要塞里的市民不论男女老幼统统沦为穆斯林的俘虏,作为战利品的他们一路哭哭啼啼的被哈桑国王运回首都格林纳达游街示众。

自穆斯林远征军打败了西哥特王国从而给伊比利亚半岛刻上永不磨灭的伊斯兰印记,时光已经流逝了近800年。西哥特国王罗德里克战死后,基督教的国王们历经了千辛万苦才逐步重新征服了伊比利亚半岛上绝大部分土地。到了15世纪下半叶,昔时在伊比利亚半岛半岛上雄极一时的穆斯林帝国萎缩到了半岛南部的格林纳达的一隅之地。

在哈桑登上格林纳达王座之前,危如累卵的格林纳达王国一直靠向西班牙王国纳贡苟存。哈桑登基后,格林纳达王国的国势愈加凶险。阿拉贡的斐迪南和卡斯蒂利亚的伊莎贝拉的联姻将格林纳达王国西北边最强大的两个基督教王国整合成一个整体——西班牙王国,虔诚异常的女王伊莎贝拉把半岛上最后的穆斯林王国格林纳达视作眼中钉肉中刺,时刻欲除之而后快。

哈桑悲惨的发现,他的王国和家族的覆灭近在旦夕。对他来说与其做安安饿殍坐等基督徒把自己的王国蚕食殆尽,不如奋臂一呼效当车螳螂把战争烧进敌人的领地,于是便策划发动突袭萨阿拉要塞。

对穆斯林攻克萨阿拉要塞,斐迪南国王大发雷霆。摩尔人的反攻打乱了他的战争部署,并令他的荣誉蒙羞。他决定还以颜色教训一下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异教徒,他派出他的得力封臣加蒂斯侯爵率领一支队伍去进攻格林纳达王国腹地的阿尔哈马城。

人口众多,商业繁荣的阿尔哈马城坐落在岩石山脉上,周围有众多河流环绕,且地处格林纳达王国腹地,故长期以来守备松懈,这给了入侵者可乘之机。加蒂斯侯爵率领3000轻骑和4000步兵翻越了人迹罕见的崇山峻岭,费尽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摸到阿尔哈马城边上。三百名西班牙精兵在黎明前的夜幕掩护下悄无声息地登上了城墙了,四周笼罩着一片死寂。等西班牙人占领了塔楼,摩尔人才反应过来。尽管睡眼惺忪的穆斯林施展了坚决的抵抗,可为时已晚。在城墙上站稳脚跟的西班牙战士把卫兵室的摩尔守军杀个精光,垂死挣扎的摩尔士兵发出骇人的哀嚎,引发了更多的战斗。攻上城墙的西班牙人从一座塔楼打到另一座塔楼,把目力所及之处的所有摩尔人放倒在地。城外的西班牙大部队也适时地发起冲锋,两支部队里应外合的把城池占领了下来。

哈桑国王是不会坐视西班牙人在他有生之年破坏他的王国的。阿尔马哈城被西班牙人讨取后没几天,怒火中烧的哈桑就亲率35000大军把阿尔马哈城团团围困了起来。阿尔马哈城围城的第一阶段由于哈桑仓促出阵没有携带攻城器械,导致强攻的穆斯林的尸体在城下堆积成山,城里的基督徒安然无恙。哈桑对军队的损失惨重无动于衷。冷静下来的他纠集小股勇敢的摩尔骑士攀爬上山崖从另一侧突袭西班牙守军,与此同时地面上的摩尔大军再一次正面强攻城墙。面对排山倒海而来的穆斯林勇士,西班牙士兵濒临绝境。很快,一个勇敢的摩尔贵族身先士卒把先知的绿旗插在城墙上。

就在加蒂斯侯爵要点燃火药库和敌人同归于尽的危急时刻,一支高举着十字架的骑兵队伍出现在地平线西侧——西班牙援军来了!城外的哈桑气得直扯胡子,他损失了那么多人马却功亏一篑。万般无奈之下,哈桑只好鸣金收兵返回了格林纳达城。

阿尔马哈城的争夺战标志着格林纳达王国和西班牙王国的局部冲突演变成全面战争。伊比利亚半岛南部烽烟四起,凶残的摩尔劫掠者蹂躏了安达卢西亚的乡村和田野,满心仇恨的西班牙骑士自发联合起来发动了数次针对格林纳达腹地的报复性远征。成千上万人流血牺牲,不计其数的平民被虏为奴隶,众多繁华的市镇化为焦土,流离失所的饥民挤满了科尔多瓦,格林纳达城的街头巷尾。

西班牙国王斐迪南把这场战争视作彻底光复半岛的契机。他在古城安凯提拉集结了一支颇为强大军队,6000名骑兵和12000名步兵以及一些来自五湖四海,难以统计人数的志愿兵,总兵力共计20000余人。军中大多数骑兵是西班牙骑士中的精英,还不乏来自宗教骑士团的武装修士。虔诚的伊莎贝拉女王特地给这支肩负神圣使命的军队配置了大量外科医生和六顶硕大的医院帐篷,该项费用由女王用金币支付。

1484年春,安凯提拉的西班牙军队开拔了。他们此次出征的目的不是为了征服,而是为了破坏穆斯林的战争基础。他们行军的头十天穿越了富庶的科因,卡塔马,阿尔梅希雅,卡萨拉伯尼拉,把这些原本物产丰饶的地区变成不毛之地。接着,大军缓慢前进,一路肆意破坏,就像铺天盖地的蝗虫把死亡和恐怖带给摩尔人。西班牙大军蹂躏了帕皮亚娜和阿尔汉丁地区,一直来到马加拉平原,摩尔人赖以为生的农田和橄榄林全数被付之一炬。摩尔人派出使者请求西班牙人对他们的土地手下留情,提出以基督徒俘虏作为交换,但是毫无结果。西班牙人会派部分人封锁城镇,然后其余人马继续破坏摩尔人的乡村。在夜晚,一股股浓烟掺着血红的火焰从摩尔人的城郊升起,妇人们站在城墙上望着被毁坏的家园尖叫号哭,这情景好不凄惨。

到了6月,斐迪南国王亲自前来指挥这支毁灭大军。他带来了新的士兵和德国人操作的攻城大炮。摩尔人的中世纪城堡在高科技面前显得无比脆弱,他们的城墙和塔楼又高又薄,西班牙人的攻城大炮发射的巨大铁球石弹能够把这些过时产物炸成废墟。阿罗拉城和赛特尼尔城接连被西班牙人攻克,一大批先前被关押在地牢里的基督徒俘虏被解放。

屋漏偏逢连夜雨。就在格林纳达王国遭受外敌入侵的同时,哈桑国王的儿子阿布杜勒也投靠了斐迪南国王反对他的父亲。

人民流离失所,儿子的背叛皆没有击垮哈桑这位顽强的摩尔斗士。他一方面广散钱财招兵买马,一方面组织摩尔轻骑兵骚扰西班牙人的补给线。摩尔轻骑兵十分胜任骚扰的工作,灵活轻便的他们在熟悉的山区如鱼得水。摩尔轻骑兵对西班牙运输车队神出鬼没的袭击让西班牙驻军日渐感到饥饿。

1484年8月下旬,卡夫拉伯爵率领4000名骑兵和6000名向莫克林城堡进军。莫克林城堡距离格林纳达城仅有咫尺之遥,守备空虚。哈桑的王弟埃尔·扎加尔迎接了这次挑战,他是一位能征惯战的武士。

夜幕降临时,卡夫拉伯爵和他的军队抵达了莫克林城附近。当时正值满月,月空晴朗无云。伯爵小心翼翼地穿越一道非常深的峡谷。西班牙大军安静地在峡谷深处行军,月光映得他们的盔甲闪闪发光。突然间,摩尔人的战吼声从峡谷的各个地方响起来。“安拉胡阿克巴!埃尔·扎加尔!”每一座悬崖上都能听见这样的呼号,伴随着暴风骤雨的投射物,西班牙人像猪狗一样惨遭屠杀。

卡夫拉伯爵抬头望去,出现在他眼里的尽是摩尔人的头巾和战旗。在伯爵周围,致命的箭弹像雨点似的落下,基督徒被砸得脑浆迸裂死者无数。战马被打死的伯爵看到自己的弟弟被子弹击中,就弟弟的尸体从他的坐骑下扒拉下来自己骑了上去。接着,他调转了马头,像一阵风一样退出了这个恐怖峡谷。看到伯爵逃跑了,幸存的西班牙士兵也尾随着自己主将马后扬起的烟尘一窝蜂似地逃走了。

摩尔人从高处冲下来追击撤退中的基督徒。成十上百的西班牙士兵一头扎倒和荆棘丛和碎石路上永远醒不过来,许多西班牙骑士和重要贵族被摩尔人俘虏。

就在埃尔·扎加尔在莫克林峡谷取胜的那一夜,老国王哈桑也在萨洛布雷纳德城的王宫逝世了。他的死成了战争的转折点。他本来年事已高,连续数年的激战和王室内部的分裂更是加速燃尽了他的生活之火。他生前尚且能制衡王弟埃尔·扎加尔和王子阿布杜勒的矛盾了,使绝大部分摩尔人团结在王室的旗下的一致对抗外敌。他死后埃尔·扎加尔和阿布杜勒的矛盾迅速扩大化乃至兵戎相见,崇尚武力的摩尔贵族拥护武士埃尔·扎加尔,心怀古老信仰的摩尔贵族支持合法王子阿布杜勒,这一对叔侄的冲突一步步把格林纳达王国推向灭亡的深渊。

趁摩尔人的国王新丧,斐迪南国王又起兵征伐格林纳达王国。这次他的目标是海滨重镇马拉加。

马拉加城是格林纳达王国东南方最大的港口,位于肥沃的山谷中,三面环山,只有一面向大海,平日里商贾云集,舟楫蔽天。她不仅是历代摩尔国王的钱囊,还是接纳非洲援助的战略要地。一旦马拉加失守,后果将不堪设想。为了守卫重要的马拉加城,埃尔·扎加尔派遣了素有武名的哈米特将军和他的非洲战士翻山越岭前去助阵,城里还有许多久经战阵的摩尔战士和身强体壮的市民可以参战。

浩浩荡荡的西班牙大军沿地中海海岸线进军,一路畅行无阻地抵达马拉加城外。与此同时,西班牙舰队也出现马拉加港外,舰队的任务不光是封锁马拉加不让守军获得非洲穆斯林的援助,还兼任运输队之责。西班牙陆军一点点地肃清了城外所有摩尔人据点把马拉加彻底围困起来,海上的西班牙舰队从船上卸下的攻城大炮和轻型长炮,大批本国工匠和外国技师在西班牙军队营地忙忙碌碌地构筑炮兵阵地和测量射击距离。

待西班牙人的炮兵阵地构筑完毕,马拉加城的苦难开始了。基督徒在他们的阵地发动了的排炮齐射,西班牙人的桨帆船亦驶进岸边用船首炮猛轰马拉加的城墙。马拉加中世纪的城墙不足以抵挡如此猛烈的炮击,过去牢不可破的城墙在铁球石弹面前形同豆腐。连续数日炮击下来,西班牙人巨大的石弹摧毁不少的塔楼,马拉加不少段城墙出现豁口了,连城墙后面的摩尔房屋都遭受了严重破坏。

看着面目全非的马拉加城墙,斐迪南国王下达了总攻的命令。西班牙士兵朝城墙的豁口蜂拥而入,手持长矛的摩尔战士正在等待他们。一场血腥的肉搏战打响了。双方在城墙豁口处时退时进,塔楼附近到处躺着伤者和死者。摩尔人密集的箭矢和子弹给予了西班牙人巨大的伤亡,但基督徒毕竟人多势众,一波又一波西班牙士兵翻过同伴尸骸堆积的小山冲击着摩尔人的防线。人数较少的摩尔人渐渐不支,虽然他们寸土必争,但还是撤退进城内。那里,马拉加的守军在泥土和栅栏设置了新防线。

夺取了部分城墙的西班牙士兵也疲惫不堪无力再战,围城战进入了一种僵持状态。稳坐营地的斐迪南国王眼见强攻带来惨重损失,又更换了新的攻城策略。他一方面加紧对马拉加城的封锁企图用饥饿征服顽强的守军,一方面命令士兵挖掘地道工匠建造攻城云车,同时派出使者以高官厚禄诱降马拉加守将米哈特。

马拉加守军的坚强超出了西班牙人的预期。穆斯林发掘自己的地道,他们朝西班牙人的地道灌入大量粪便和垃圾,然后密闭地道的出口,把西班牙士兵和工匠统统闷死在里面;穆斯林用火箭和油料烧毁了西班牙人的攻城云车,他们的火炮还打沉了港外几艘西班牙桨帆船;西班牙的劝降遭到了守将哈米特的友善的拒绝,劝降的使者能够四肢齐全离开马拉加城完全得益于摩尔人对对手的敬意。一连数月,西班牙人在马拉加城下吃尽了苦头,可破城之仍日遥遥无期。在这种情况下,一些西班牙士兵从围城营地逃跑了。

就在守军竭尽全力保卫城市时,马拉加的市民撑不住了。漫长的围城令马拉加的贸易全无粮食匮乏,使市民陷于贫困和饥饿的死亡线上。埃尔·扎加尔派出一支救援马拉加的摩尔队伍也被击败了,击败他们的恰是斐迪南的新封臣阿布杜勒。嗷嗷待哺的马拉加市民终于忍无可忍,遂驱逐了坚持守城的哈米特和他的非洲士兵,交出城门钥匙向斐迪南国王投降。斐迪南进入马拉加后将城市财富搜刮一空,1.5万名摩尔人被作为奴隶出售。

1489年,西班牙军队又攻克了摩尔人另一重镇巴萨城。到目前为止,格林纳达王国的大部分领土已经尽数落入基督徒的手中,穆斯林的军力资源日渐衰竭。前线的节节失利,侄子的背信弃义把老将埃尔·扎加尔弄得心力交瘁,他把战争失的利归咎于阿布杜勒的背叛。就在他和西班牙人苦战时,他的侄子阿布杜勒居然向西班牙人借兵悍然夺取了格林纳达城,还把他救援马拉加城的队伍打得七零八落。被对阿布杜勒的愤怒冲昏头脑的埃尔·扎加尔在最后一次针对斐迪南国王的突袭失败后,终于向西班牙人投降交出了他剩余的领地。

与西班牙人有言在先的阿布杜勒现在不愿意按照和斐迪南的约定交出格林纳达城。父亲的病故和叔父的投降令他这个叛国者成为摩尔人无可指摘的唯一君主。躲在格林纳达坚固城墙后面的他接连发动几次对西班牙王国领地的远征,大大提高了他在摩尔人中的威望。

“敌人不投降,就叫敌人灭亡。”1490年,西班牙军队把孤城格林纳达重重围困了起来。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lydlzl.com/,西甲格拉纳达击垮马拉加人的饥饿降临到了格林纳达人头上。两面三刀的阿布杜勒除了终日在格林纳达王宫中饮酒哀叹他的悲惨的命运外,根本无计可施。1491年11月25日,阿布杜勒为了保全了自己的姓名向城外的西班牙双王交出了城市的钥匙。1492年1月6日,斐迪南国王和伊莎贝拉王后在长矛和十字架的簇拥下踏进了格林纳达城。

至此,伊比利亚半岛上持续近八百年的再征服运动正式宣告。攻克格林纳达对西班牙王国今后的发展意义非凡,西班牙王国拔出了穆斯林在伊比利亚半岛上最后一根钉子完成了国家的统一,而在战争中酝酿出来的高度宗教热情和战争经验将成为西班牙王国接下来继续开拓新大陆,争雄旧大陆的重要支撑。

【西班牙在击败格林纳达王国后逐步建立起一个横跨全球的日不落帝国】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